大奶直播秀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都市言情» 豔夏

豔夏
发布时间:2019-05-28 02:21:08   浏览次数:38





  哔哔!哔哔!┅┅我一張開眼,按著鬧鍾大叫著∶「媽的,正做在好夢,你還吵我」隨手把鬧鍾拿起一看,天啊!九點五十快遲到了,馬上起身穿衣跑去浴室盥洗一下。



  『趁這個空閑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陳文,是某一所大學學生,因爲放暑假關系,我給自己找了一些活動,就是每天早上去學吉他,下午教遊泳,晚上到補習班上課。』「陳文怎麽又遲到了啊?」劉老師看著我笑著說。



  「對啊,昨天太晚睡了,爬不起來。」我笑著回應說。



  「好吧,快去上課吧,黃老師在等你。」劉老師說。



  『劉老師是這間樂器行的老板,而黃老師則是一個教師,專教吉他的。』「老師好。」我向黃老師打了招呼。



  黃老師點點頭說∶「上次我們教什麽啊?」我想了一想說∶「好像是音階吧。」黃老師又說∶「那你回去有沒有練習啊?」我心虛的笑了一笑說∶「這個┅┅」黃老師皺眉著說∶「是不是又是補習太累,沒什麽時間練啊。」我張大了眼睛說∶「老師你怎麽知道ㄋㄟ?」黃老師笑著說∶「你每次都這樣說,我都會背了。」接著又說∶「不是我愛說你,吉他這種東西啊,不是來上課就會了,不管你多麽聰明,也是要練習才會的。」我點了點頭,心想著∶『其實也不都是沒有練啦,但是在老師面前不好意思說大話。』黃老師看我好像聽懂了,點點頭又說∶「那我們上今天的課程吧。」叩叩!!叩叩!!



  黃老師說∶「請進。」門一打開,走進了一個長發的女子,她看著黃老師,然後說∶「老師跟你拿一下東西。」黃老師跟她說∶「沒關系,你拿吧。」她點點頭,走到在我旁邊拿了一本鋼琴教材,我仔細一看,發覺她還長得不錯,身材也不差,而且又是長發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就多看一下。她拿完教材後跟黃老師說聲謝謝然後就出去了。



  我疑問著說∶「她新來的啊?教什麽啊?」黃老師說∶「對啊,昨天才來的,好像是老板的侄女,來這邊打工,教教鋼琴。」我又問說∶「她叫什麽名字啊?」黃老師說∶「她又不是我侄女,我哪知道,好了不要說了,練習吧。」我只有乖乖練習到下課在問吧。



  下課後,我到劉老師那邊跟他說∶「老師那位新來的女老師是教鋼琴啊?」劉老師看著我說∶「對啊,她是我侄女來打工的。」「喔,那叫什麽名字啊?」我問道。



  「她叫劉伊珊,對了,你問這個做什麽啊?」謝老師疑問著看著我說。



  「沒有沒有,我妹妹說想學鋼琴順口問問。」我說,但心想∶「是爲了要認識她才這麽說的。』劉老師一聽馬上說∶「喔,真的啊?!那叫你妹妹快來報名,依珊的鋼琴很強在她們學校比賽都是數一數二的。」我心想∶『彈的利害,可不一定會教。』但口中卻說道∶「我回家跟她說說看。」「你叫她不要錯失良機喔。」劉老師說。



  「好吧,那我先走了。」我說。



  「再見了。」劉老師揮揮手說。



  下午我到了遊泳池,換好衣服在旁邊等著學生來上課。我擡頭一看有一堆人想著∶『那可能就是了吧?』於是我走過去跟她們說∶「大家好,你們先過來這里。」『我本來是不用作這種事情啦,而且又沒有錢,不過我本來的教練是我的同學,他有事和女朋友出國了,我才幫他教一個月。』「你們是張老師的學生嗎?」我問他們。



  「對。」他們點點頭說。



  「那你們知道我要代張老師的課嗎?」我問他們說。



  「知道,昨天張老師有說,他說會有一個比他會教的老師來代課,而且那個老師又和善,長得也很好看。」其中一個女學生說。



  我想說∶『真的還是假的,老張會這麽說完。』故意嘲弄他一下說∶「那現在看來ㄋㄟ?有沒有失望啊?」「好失望喔。」竟然有一堆人起哄的叫著。



  我笑了一笑說∶「好,等一下你們就會知道什麽是真正的失望。」「來我們先做熱身操。」我說,心中卻想∶『好啊,敢這樣消遣我,看我的利害。』於是我把我所學的里面作爲激烈的熱身操使了出來跳完一次後,我看了看,他們還不錯沒有被我操倒,我又說∶「好,那現在下水來回30趟的漂浮。」「喔┅┅」一堆人喊著。



  「喔什麽啊?40趟。」我裝著臉說。



  「不要啦,老師,30趟就好啦。」我一看是剛剛那個消遣我的女學生說。



  我笑一笑接著說∶「可以他們都30趟,你要40趟。」「哼!40就40,怕你啊。」她說。



  「OK,那大家開始下水。」我轉頭對那些學生說。



  我在遊泳池上面看著他們慢慢的漂浮著,心中卻想到以前剛開始學遊泳的時候,那時也是這樣慢慢練的,不過有一個女老師對我很好,臉上不由笑了起來,卻聽到有人叫說∶「老師!巧欣溺水了!!!」我一看是剛剛那個女學生,馬上跳下去救她,把她救起來後,一堆人圍在這里,我就跟那些學生說∶「你們再繼續練習,我會看著她的。」結果到下課後她才醒過來,張開眼睛疑惑說∶「我沒死啊?」「差一點啊。」我笑著說,但接著又發脾氣的說∶「你不能做那麽多次漂浮要跟我說啊?這樣很危險ㄋㄟ。」她忽然笑了起來說∶「我知道老師會救我啊。」「那是一定的,不管是誰,只要溺水我都會下去救她。」我說。



  她又望著我笑了笑,然後說∶「老師能不能麻煩你送我回家ㄋㄟ?」我先看看手表,心想∶『五點了,六點還要補習,不知道來不來得及啊?』她看著這樣的動作說∶「老師等一下有約會啊?不能送我回去啊?」我想一想像她現在這種狀態讓她自己一個回去太危險,就笑著對他說∶「對啊,等一下要跟巧欣去約會啊。」「你怎麽知道我叫巧欣啊?」她訝異著說。



  「我爲什麽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叫什麽啊?」我開著玩笑著說。



  巧欣想了一想笑著說∶「好啊,你敢打我的主意啊。」「不要鬧了,快去換衣服,我趕快送你回家吧。」我說。



  他看著我忽然說∶「我要老師幫我換。」我張大眼睛看著她,心中驚訝著想她是什麽意思啊?



  她又笑了出來說∶「騙你的啦,還當真啊,還真色ㄋㄟ。」我搖搖頭苦笑著說∶「我到外面等你。」「走吧,趕快回家現在我家都沒有人。」巧欣說。



  「你父母不在啊?」我說。



  「我沒有爸爸,我是單親家庭。」巧欣說。



  我點點頭說∶「喔,走吧。」就沒有再說下去了。



  載送她回家中間她跟我說,她是就讀高中的學生,這次暑假跟好沒事出來學遊泳。



  「到家了。」巧欣看著我說。



  「那我先走了,再見。」我看看表慌張的說。



  「老師不進來喝杯茶嗎?」巧欣皺眉說。



  「不行ㄋㄟ,我還有事。」我搖搖頭說。



  巧欣又拉著我說∶「老師不是要跟我約會,這是個好機會,還不把握啊?」「瞧你這樣子,剛剛跟你開玩笑的啦,我真的要走了。」我說。



  巧欣忽然哀怨的看著我說∶「我知道我長的醜,但老師也不用這樣開我玩笑吧。」說著說著竟好像要哭了一樣。



  「哪會啊,巧欣這麽漂亮有誰敢說你醜啊?」我說,不過巧欣真的長的很漂亮。



  「那爲什麽要拒絕我ㄋㄟ?」巧欣疑問說。



  「我是真的有事啦,不然下次好不好,下次補償你啦。」我又看著表急忙的說。



  「哼!那麽沒有誠意,你走啦,我不要你了啦。」巧欣說著說著,就哭起來了。



  「不要哭,不要哭,我陪你就是了啦。」我安慰她說。



  「你不是還有事?」巧欣疑問說。



  「爲了陪你,什麽事情都可以不去了啦。」我想先讓她不哭在說。



  「那好,走吧,我們去吃晚餐。」巧欣笑著說。



  我心中想∶『女孩子怎麽這麽奇怪,說哭就哭,說笑就笑。』我點點頭無奈著說∶「走吧。」巧欣跑過來拉著我的手,向街上走去。



  「吃完飯了,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啊?」巧欣忽然向我說。



  「電影有什麽好看的,要看就來去看MTV。」我說。



  巧欣點點頭說∶「好啊,走吧。」跑過來拉著我的手,向前走去。



  一進到MTV有個Waiter過來說∶「先生幾位啊?」「兩位。」我說。



  「兩位啊?現在只剩下特別包廂,不知道你們要不要ㄋㄟ?」Waiter疑惑說。



  「什麽是特別包廂啊?」巧欣問著Waiter說。



  心想∶『特別包廂就是里面只有床啊,連這個都不知道!』忽然升起一個念頭,跟Waiter說∶「好啦,好啦,沒有關系,就特別包廂。」「那先生請先選片吧。」Waiter說著然後帶我們到選片區。



  我故意拿了一片三級片給Waiter去播放,然後跟Waiter說道∶「那帶我們去吧。」「好的,跟我這邊走。」Waiter指著前方說。



  我們跟著Waiter走到那經房間,Waiter又說∶「先生,就是這里,我們會盡快播放你們所選的片,希望你們能滿意。」一走進去,果然只有一張床,巧欣疑惑地說∶「爲什麽只有床啊?沒有椅子啊?」「這是特別包廂,只有床而已。」我解釋說。



  她又看了看,然後才點點頭說∶「那我們坐在這里看吧。」片子播放到一片,終於等到我所期盼的那些限制級畫面出來了,這時巧欣看起來臉都紅了,但是這種尴尬的畫面她也不好意思說什麽。



  我就不客氣的把手伸過去,摟著她,她暗叫了一聲,我又將她整個按倒在床上,我仔細的看著她,覺得如果不趁機的話,哪還有機會啊。



  我就吻了過去,她掙紮了一下就不再亂動了,我更大膽的將雙手在他身上亂動她一發覺這樣情形,她的手也不自覺的伸出來阻擋,但對我來說那只是象徵性的動作,我把她的雙手抓住然後將上衣脫掉,才看到他穿著藍色有蕾絲得胸罩,我再把胸罩拉上來,往她的乳頭親了上去,他全身振動了一下,然後說道∶「不要┅┅不要┅┅」「是不要停,還是不要動啊?」我故意嘲弄他一番,她正要開口時,我又親上她的乳頭,她叫了一聲,全身無力,哪還能回話啊。



  我心想時機成熟了,就把她的褲子脫掉,她穿著一件白色內褲,這時卻像害羞了一樣,用手把乳頭和內褲遮著,我卻用手摸摸她的穴口,已經非常潮濕了,心想∶『原來這麽騷啊。』接著脫掉我自己的衣物,在往她的穴口親了過去。



  「不┅┅不要。」巧欣哀求說∶「放過我吧。」我哪會理會那些話啊,我就把她的那件內褲脫了下來,果然穴口那邊已經非常濕,我把雞巴放到穴口旁慢慢磨著,然後我跟她說∶「小騷貨,想不想我的雞巴進去啊?」這時她只能無助的發著呻吟∶「晤┅┅啊┅┅」我笑著說∶「那我就當作你默認了喔,我要放進去了喔。」說著我就把龜頭慢慢放進穴口里,大約放進一半時她卻說∶「不要┅┅快拔出來,好痛喔!」「等一下就不會了,你忍耐一下。」我不在管她的哀求,往前一頂把整根雞巴放進去,然後慢慢的抽送著,她又叫道∶「啊┅┅好舒服喔,不要停。」我想是時候了,然後慢慢加快的抽送著。



  「啊┅┅好老師快,再快啊┅┅不要停┅┅喔┅┅好爽喔!」「啊,好舒服喔,怎麽會這麽爽啊,啊┅┅晤┅┅真爽,再頂進去啊!」「哎呀┅┅快要死了,在快一點啊┅┅」「啊!!!!!!」我抱著她笑著說∶「要不要來來一次啊?」她馬上搖搖頭說∶「不要。」然後起身穿衣。



  我低頭一看有些鮮血在我龜頭上,我驚訝說∶「你是第一次啊?」巧欣穿著衣服,然後點點頭撒嬌的說∶「對啊,你還那樣大力的頂人家,你知道有多痛嗎?」「那你不是也喊很爽啊?」我笑著跟你說。



  「不來了,你就只會欺負我。」巧欣垂打著我的胸說。



  「那還看不看啊?」我問著巧欣說。



  「還看啊,再看下去,你不就要干死我啊。」巧欣笑著說。



  「那走吧。」我點點頭說。



  「巧欣,快十點了,該回家了吧?」我問著她說。



  「不要啦,我們在去別處玩啦!」巧欣說。



  「可是這邊的店都打烊了啊?改天有機會我在帶你出去完好不好?」我說。



  「這樣啊,不然我們到旁邊的露天咖啡廳坐一下再回去,好不好?」巧欣看著我說。



  「好吧,不要太久喔。」我看著她說,雖然很不想去,但這麽可愛的女孩子求你也不好意思說不要。



  「老板,來兩杯咖啡。」巧欣像著咖啡廳老板說。



  「好,馬上來。」老板說。



  「巧欣啊,你這麽晚還不回家你媽媽不會擔心嗎?」我問著他說。



  「她才不擔心我ㄋㄟ,她只在意她的事業。」巧欣說。



  「我想她應該也是爲了給你更好的環境才會這樣吧。」我說。



  巧親搖搖頭不再說話,這時咖啡來了,我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看著巧欣,忽然看到巧欣在看著我後方,我回過頭一看,有一個對情侶在我們後面喝著咖啡,我又回過頭來看著巧欣,覺得她好像怪怪的,就問她說∶「巧欣有什麽事嗎?」她看一看我後,搖搖頭說∶「我不要喝了,送我回家吧!」忽然有一聲不悅的聲音說∶「巧欣那是誰啊?你怎麽跟她在一起ㄋㄟ?」我回過頭看,原來是那對情侶中那個男的出聲的,我就問巧欣說∶「你認識他啊?」巧欣忽然搖搖頭,然後低下頭小聲說∶「不,我不認識他。」那個男子又說∶「喲,巧欣啊,才不要你多久啊,馬上又叫上新男友啊?」「喂,那邊那個小子啊!你敢做巧欣的男朋友我還真佩服你ㄋㄟ。」然後大聲笑著。



  「我不是她男友,我是她的老師。」我回了一句。



  誰知巧欣聽了這一句哀怨的看著我然後向前跑去。



  那男子說∶「原來是老師啊,我還以爲誰能受的了她啊,跟你說啦,我跟她交往那麽久,她還不是說分手就分手,你就好不要惹她,不然最後變成∶『沒吃到羊肉,反而惹得一身騷。』那就太不值得了。」「雖然你們已經分手,但你不應該這樣批評她吧,這樣是很不道德的。」我生氣的說。



  「很不道德,你知道嗎?我爲了她放棄我原來的大學轉到他學校附近的大學就讀,爲了她,我出去打工,結果被學校留級,她卻是跟我說,我們不適合在一起。」那男子大聲說。



  「真的嗎?」我驚訝道∶「巧欣不會是這種人吧?」「那是你認識她太淺了,不過我勸你還是遠離她爲妙。」那男子說。



  我想了想還是先追回巧欣再說吧,於是我不再理會那男子說什麽,馬上向前跑去,跑了十幾分鍾還是找不到巧欣,我先說會不會回家了,馬上前往她家中,果然發現她們口哭泣著。



  我馬上向前去安慰著說∶「不要哭啦,那種男人不要也算。」誰知她卻急忙搖搖頭的說∶「不是啦,又不是爲了她哭。」「那是什麽回事啊?」我疑惑的說。



  「你真的認爲我們只是師生關系啊?」她停止了哭泣,看著我說。



  「對啊,而且不會太久吧,大概一個月就結束了啊。」我點點頭說。



  她又哭起來說∶「我連身體都給你了,誰知你根本不在乎我,那我┅┅」我一聽才恍然大悟,原來她喜歡我,可是我根本沒有過那種念頭說。



  「那,你要我怎麽說啊?」我小心的問著她。



  「哼!身體都給你碰過了,你想要怎麽說啊?」她瞪著我生氣著說。



  我心想∶「碰過身體嗎,我也有給你碰過啊,我就沒有怎樣。」不過口中卻說∶「那我以後說你是我女朋友好不好啊?」「那麽勉強啊。」巧欣皺眉看著我說。



  「哪會勉強啊,這樣一個大美人能當我女朋友我不知道多高興啊。」我裝作很高興說。其實有這樣一個女朋友當然很開心,不過這麽便宜就有了,心中還是覺得怪怪的,本來想說大家心甘情願玩玩就算了,現在,唉,走一步算一步了。



  這時巧欣才破涕爲笑的說∶「那以後不準再說我們只是師生關系喔。」我點點頭說∶「當然有這樣一個女朋友,當然很光榮,哪會再說我們只是師生ㄋㄟ。」「那,你明天來接我去遊泳吧,我在家等你。」巧欣高興說。



  「那好,明天見了。」我揮揮手就走了下去。



  豔夏(2)豔夏是我第一次創作,本來只想寫一篇短篇,但是卻寫這麽多,我自己也不知道會怎麽發展下去,如果有興趣的話那就慢慢看下去吧。還有我並不擅長寫那些非常露骨的情節,不過我會慢慢的寫下去,所以如果是喜歡比較刺激的情色文學的話,那就不用花費時間看下去。



  「真是奇迹啊,每天遲到的陳文今天這麽早來啊?」劉老師一臉疑惑臉色問著我。



  「對啊,今天不知道怎麽樣的,早早就起來了,而且也睡不下去了,所以早一點來了。」我回應說,心想∶『其實還是真的睡不著,不知道是爲了昨天那件事,還是想要再見到那位劉老師。』一陣鋼琴聲傳來~~「喔,誰這麽早在練琴啊?」我看看四周,問著劉老師。



  「是我侄女啦,他就住在這里,每天都早起一個小時來練琴,連我想多睡一會都會被她吵醒。」劉老師做個無可奈何的表情說。



  「不錯啊,很勤奮啊。」我敷衍說,心想∶『要怎麽才能和她搭上ㄋㄟ?』「這可是真的,我那各執女可不是蓋的,她可是全國比賽的名人。」劉老師自傲的說。



  「那我先上去等黃老師了。」我心急的想要上去,隨便說一句。



  「不用了,今天黃老師有事,本來是我要代課,但我那個侄女說讓他教看看,所以今天就由她教你了。」劉老師看著我說。



  「真的啊?那我可要先上去打打關系了。」我笑著說。



  「那你先上去吧,對了你記得她脾氣不太好,她是完美主義者,有時候會比較嚴厲一點,你可要忍耐一下,唉,別人我就不會跟她說這種話,但你喔。」劉老師搖搖頭歎氣說著。



  「這是什麽話啊?我也是很認真啊。」我不服的說。



  劉老師看著我點點頭,又說∶「好吧,那你自求多福了,還有她上課時不喜歡學生亂說話,所以你只要專心上課就好,不用想要聊天了。」「我上課當然是很用心了,哪會聊天啊?何況只有一對一,難不成跟老師聊啊?」我疑惑道。



  劉老師看著我笑了笑說∶「可是黃老師跟我說的不是這樣,不過我不理會那種事了,你還是認真一點吧。」我點點頭說∶「那我上去了喔。」「上去吧,記得喔!認真一點。」劉老師不厭其煩的再說一次。我一上樓就看到昨天那個劉依珊老師在那邊彈著鋼琴,神態很認真,根本不知道我已經上來了,我就走過去跟她打聲招呼說∶「老師好,聽說你今天要代黃老師的課來教我啊?」她一聽到我說話,馬上回頭瞪著我說∶「對不起,下次如果你要跟我說話的時候請等我彈完一首歌或是間斷實在說好不好,不要正在彈的時候說,這樣會破壞整首歌。」我一聽,心想∶『哇!還有這種老師啊。』臉上馬上裝出很害怕的表情說∶「老師對不起,我下次在有不敢了。」她一看到我這種表情馬上笑了開來說∶「沒關系啦,你根本不知道,是我語氣太重了一點,但你要不用嚇成那樣子啊。」然後又笑了起來。



  「那陳文你先進去吧,我拿些東西再進去。」她收拾笑容對我說。



  「好吧,依珊老師我在里面等你喔。」我對她笑著說。



  她臉上變成驚訝表情說∶「你知道我的名字啊?」「你不也知道我的名字,那有什麽好奇怪的。」我故意裝起臉對她說。



  「不是奇怪,只是想不通誰會對你說,照理說只有劉老師知道我的名字,不過他應該不會那麽無聊亂說吧,算了,你先進去了。」依珊看著我說。



  我點點頭,走進教室,坐了下來,想著∶『她應該也不會比我大吧,最多大一、兩歲吧。』突然一陣聲音把我驚醒,原來依珊已經拿著一把吉他在彈奏了,不過我看他彈奏的技巧,也不是很好,可能和我差不多能教我嗎?



  「你們昨天上到哪里了?」依珊問著我說。



  「大調、小調啊。」我回應著她。



  「啊,上到那邊了啊,那我不太會說,我還是請劉老師上來吧。」依珊急著說。



  「不用了啦,依珊老師,我以前也有很多不會吧,我想我們這一次就當複習吧。」我急忙的說出,深怕她走掉。



  「這樣啊,那好吧,我就幫你複習吧。」依珊點點頭說,又說∶「那我們從各個和弦複習喔。」「好啊,ㄟ,依珊老師啊,我有個問題問你喔,當初你爲什麽會學吉她啊?



  你鋼琴都彈得那麽棒了,難道想精通種樂器啊?」我問的很快,不給她有拒絕回答的機會。



  依珊一聽本來皺眉想出言,但是一聽我說到吉他她又無奈歎一口氣說∶「不要問這種事情,現在是上課不要談其他私人事情。」「依珊老師這樣不對ㄋㄟ,我很想聽聽你的學吉他經過,不一定對我有幫助說,我們黃老師第一節課就是說他學吉她的經過啊。」我看著依珊老師說。



  「這樣啊,黃老師真的這樣教啊?」她疑惑的看著我說。



  我又點點頭說∶「對啊,他是這樣教的啊。」「那我跟你說吧,其實┅┅」『原來依珊老師是就讀,一間大學的學生,當初她一進大學有很多男孩子想追他,但是她都看不上眼,而且她一進學校就拿到學校所舉辦的,鋼琴演奏大賽冠軍,所以慢慢的,那些男生都知難而退了,但是偏偏有一個男生卻不放棄,他想了一個辦法一定要追到依珊,首先他先調查依珊老師的鋼琴都在哪間練習室練習的,一調查到後,每天當依珊在那邊練鋼琴時,他就拿著吉他在外面彈奏著,風雨不停,可是三個月後,他卻停止了一個禮拜,依珊那段時間就常常問別人那個彈吉的,他有沒有來啊?別人都說∶「你管他做什麽啊?」依珊會說∶「我知道他彈吉他是要給我聽的。」聽的人都會笑笑的對她說∶「你想得太多了。」一個禮拜後,那心中的吉他聲又在外邊響起了,這時她要求同學幫她看看那是什麽人啊?結果隔天馬上接到那名彈吉他的人送的花和邀請卡,就這樣的他們熱戀了起來,不過好景不常一次的意外奪去了他的生命,依珊老師非常傷心,對著他留下的那只吉他,暗地的發誓她一定要學好吉他。』「不會吧,有這樣一段的故事啊?」我張大眼睛看著她說。



  「所以這是我最不想提起的一件事,但是放在心里好難受,好想有個人可以說出,不過我的那些同學都跟我不太好,唉,讀到大學生好像沒有一個知心的朋友,我每天好像只有練琴沒有其他事可做,我有時覺得這樣到底值不值得啊?」她傷心的說。



  「老師,可是你至少得到了別人的敬仰啊,你是一個全國鋼琴大賽的名人ㄋㄟ。」我安慰他說。



  「那都只是假的,只要我不再參賽,就不會再有人記得我了。」她看著我又說∶「你知道我爲什麽會跟你說這件沒有人知道的事嗎?」我搖搖頭的說∶「可能我比較可愛吧,讓老師看到我就想說出來讓我幫你解憂吧。」「不,不是的,那是因爲你跟他很像,對任何事都能一笑置之,而且好像從不擔憂任何事,我記得他曾跟我說她的處事就是∶『笑談天下事。』這點你就跟他很像,所以我才會忍不住說出來。」依珊笑看著我說。



  「你才剛剛看過我,就知道我的個性啊?」我張大口對她說。



  「這是一個人的特點,我一看就會知道,你怎麽裝也裝不出來的,像剛剛我罵你的時候就知道你是裝的了。」她看著我說。



  「不會吧,我還以爲騙過你了說。」我驚訝的對她說。



  她笑了笑忽然又歎了口氣。



  我想要她又想起她男朋友了,馬上轉移個話題,說∶「那依珊老師,你跟你男朋友在一起不就很快樂了?」「他很憐惜我,他一聽到我從小到大只有練琴,馬上說∶『那不是人過的生活,你父母怎麽能那樣對你啊?』『不行,不行,我要讓你有個快樂回憶,這樣好了,這個禮拜天我帶你出去玩一天吧,讓你有個美好的回憶。』我當時也很高興,跑到他面前親了他一下。」她高興的說。



  「你那個男朋友不錯喔,那他帶你去哪玩啊?是不是有個快樂的一天啊?」我追問著說。



  依珊忽然低下頭小聲說∶「他就是在那個星期日出事的,手中還拿著要送我的花┅┅」我一聽心里想∶『怎麽那麽衰啊?真是沒福氣,這樣一個大美人要跟你出去玩結果卻┅┅』『嗯┅┅不如┅┅』說∶「依珊老師,你從那次後也沒都沒有出去玩過啊?」她搖搖頭看著我說∶「沒有了,在沒有人說要帶我去了。」「那你不會自己出去走走啊?」我疑問著說。



  「我不會,而且不敢。」他忽然像一個小女孩說。



  「一個大學生還不敢出去,還且不會┅┅」依珊忽然低下頭,我想∶『啊!



  說的太重了,不過也難怪,她從小都沒有出去過。』馬上轉口說∶「依珊老師,你不是認爲我跟你男友很像。」她點點頭說∶「對啊!」「那這樣可能是巧合吧,不然這樣啦,我就幫他完成生成的願望帶你出去逛一天,不知道依珊老師願不願意跟我出去ㄋㄟ?」我看著依珊慢慢說出。



  她神情先是一驚訝,然後變爲快樂,口中卻說∶「這,不太好吧,這樣麻煩你,而且我們又不熟。」「依珊老師啊,你都教過我了,我這們這樣師生關系,還不熟嗎?而且你真的不想出去嗎?」我問著她。



  「想是想,不過┅┅」依珊疑惑說。



  「那就好了啊,我又不是要代你去賣,只是帶你出去玩一天啊。」我說。



  「那,好吧,這星期天早上九點你來這里接我吧。」她好像下定決心說。



  『九點不會吧,平常十點都不一定起的來說。』心想著,但我卻點點頭。我說∶「好,那時間也到了,我先走了喔。」「啊!」她驚呼一聲說∶「下課了啊?我都沒有教到什麽,不然這一節不要算啦。」「沒有關系啦,你怎麽會沒有教到ㄋㄟ,你教了我一個很好的追女孩子方法啊。」我笑著對她說。



  「什麽方法啊?啊!你┅┅」他忽然害羞的低下頭。



  「放心吧,我不會說出去的,那我先走了。記得喔!星期天早上九點。」我說完,轉身走到樓下去,看到劉老師緊張看著樓上,一看我下來馬上說∶「怎麽她有沒有罵你啊?你不要放在心上,她是求好心切。」「就算她罵我,你也不用這麽緊張吧?」我不解的說。



  「唉!昨天有一個給她罵的不來補了你想ㄋㄟ?」劉老師搖搖頭說。



  「喔,原來如此,不過依珊老師對我很好啊,那我先走了。」隨即揮揮手走了出去。我想了想,先到巧欣家去接她好了。到了她家下面正要走上去,忽然聽一熟悉的聲音說∶「你不要在纏著我了,陳老師快要來了。」我心想∶『那不是在說我嗎?』馬上提起精神聽下去。



  又聽到一聲說∶「來就來啊,我不相信我會輸他,巧欣啊,爲什麽你不喜歡我ㄋㄟ?」『巧欣?』我心中疑惑想著,馬上偷偷看過去,原來是昨天那名男子和巧欣再說著話,而他們的神情好像都很不愉快。



  「我不喜歡你,你說得出來嗎?你也不想想你自己的行爲,見一個愛一個,我不知道原諒你幾多次了,而昨天還是帶一個女生,你根本,根本心里就沒有我嘛!」巧欣生氣的說。



  「巧欣,我錯了啦,其實,那名女生只是我的一個同學,昨天剛好一起在那邊喝咖啡而已,我們沒有其他關系啦。」那名男子急忙解釋著說。



  「每次都樣說,你以爲還會在相信你嗎?」巧欣說完轉頭就要走了。



  「巧欣,你一定要相信我,那真的只是一個同學,巧欣啊,我從來沒做過對不起你的事,以前那些在我身邊的女生,也都是她們自己過來的,我從來沒有背著你在交別的女友。而且昨天我一看到你剛那個男的在一起,我的心快碎了,你以爲我昨天不想看你嗎?我是不想看到你跟他親親我我的樣子,你知道我多心痛嗎?」那名男子看著巧欣大聲說。



  巧欣聽了聽轉過頭疑惑說∶「真的嗎?爲什麽你以前不對我說清楚ㄋㄟ?」「你有給過我機會說清楚嗎?每次你一看到那種事情轉頭就跑,我有什麽辦法。巧欣回到我身邊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歡你。」那名男子很誠懇的說。



  巧欣想了一會忽然說∶「其實,我也只是拿他來測試你而已,我想知道你到底還在不在乎我?現在這樣子我當然很想回到你身邊,但是你要讓我跟陳老師講清初吧。」『拿我來測試他?那昨天還說我們不是師生關系?我不就是候補的啊?』我忽然心中一陣怒意,雖然那名男子跟我比我是差了一點,但我也是有自尊的,哪容的別人這個來愚弄我啊?越想越不是味道,想一口罵出去時又想到∶『好啊,你既然這樣愚弄我,你看我怎麽捉弄你。』我就再繼續聽下去。



  「講什麽講啊,你本來就是我女朋友,是他橫刀奪愛,我在搶回來有什麽不對嗎?」那名男子大聲說。



  「話不是這樣講,我也真的有點喜歡他,我不想這樣傷害他。」巧欣說。



  「不想傷害他,那我ㄋㄟ?你當我是什麽啊?」那名男子又生氣的說。



  「這一切還不是你造成的,你生什麽氣啊?」巧欣忽然瞪著他說。



  那名男子看著巧欣,又和聲的說∶「對不起,一切都是我不對,但是我是真的喜歡你才會這麽生氣的。你不要生氣吧,那我陪你跟她說好不好?」「不用,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跟他說,你走吧,我要上去了,等一下陳老師也要過來了,讓他看到會很尴尬。」巧欣說完,轉身要上樓。



  我一看到馬上躲了起來。



  那名男子又說∶「那好吧,我晚上在打電話給你。」然後就走了。



  等到巧欣上樓後我才走出來,心中打算著要怎麽做ㄋㄟ?是要當作都沒有發生過嗎?還是跟她當面說清楚啊?不過想到拿我當測試品心中就有怒意,不管了啦,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看她會怎麽樣對我吧。



  我就像樓上走去,走到巧欣家門口忽然看到巧欣在門口等我,我過眼睛紅紅的,好像剛剛哭過,但是我也不想說破她,於是我就說∶「巧欣等很久了啊?」巧欣搖搖頭說∶「沒有啦,剛剛才出來的。」「喔,那我們走吧,在不快點上課可能會遲到喔。」我說。



  「老師┅┅」巧欣忽然小聲說。



  「什麽事啊?」我裝作疑惑問她,但我看到她低下頭臉上一副很慚愧的樣子心里就知道怎麽樣一回事了。



  她忽然又搖搖頭說∶「沒有沒有,我們趕快去上課吧。」我又看看她說∶「那真的沒有事喔?」「沒有啦。」巧欣看著我說。



  「那走吧。」我拉著巧欣向樓下走去。



  到樓下時,我往四周一看果然看到那名男子躲在旁邊,正看著我們,我又想起剛剛的事,心中一怒,拉緊巧欣的手。



  「老師,你怎麽拉這麽緊啊?」巧欣看著我說。



  「沒有啊,剛剛想起一件事,忽然多用一點力了。」我敷衍著說。



  我又往那名男子一看,覺得他好像更生氣了,我想既然要做那就┅┅我伸手按著,然後看著她說∶「巧欣,你今天好漂亮喔,而且那一雙紅紅的眼睛,看起來好嬌媚喔。」然後我低頭親吻著她。果然,那名男子跑了出來說∶「你在做什麽啊?」然後拉開我和巧欣。



  「你是誰啊?爲什麽出來干擾我們啊?」我看著那名男子大聲的說著。



  「我┅┅我是巧欣的男朋友啦。」那名男子馬上回應著。



  「喔,巧欣你昨天不是說他不是,只有我才是你的男朋友,爲什麽今天她又出來了啊?」我故意要讓巧欣難做。



  「這┅┅哎呀┅┅阿傑啊你先回去啦,我會跟她說清楚啦。」巧欣馬上慌張的看著那名男子說。



  「哼!說清楚,如果我不及時跑出來,還不知道會變成怎麽樣ㄋㄟ?」阿傑生氣的說。沈默一陣後,阿傑又說∶「巧欣,你現在就把話說清楚,你到底喜歡誰啊?」這時我想著∶『如果她選擇那個叫阿傑的男子,那我不就很難看?』馬上說道∶「你叫阿傑?」那名男子點點頭說∶「對啦。」我又說∶「你喜歡巧欣?」「對,我真的很喜歡她。」阿傑急忙點點頭看著新說。



  「可是我又喜歡他,那不就我們之間有一個會出局了?」我問著她說。



  阿傑先看看我,又看看他自己,用一種嘲笑的口氣說∶「這是當然了,而且出局的不會是我。」我心中非常生氣,但臉上卻笑了一笑說∶「不是你,難道是我啊?」阿傑卻大笑說∶「真難得啊,你有自知之明啊,那你就不要妨礙我們,快走吧!」我張開雙手苦笑著說∶「我想巧欣還不一定選你,不過我這個人不喜歡爭風吃醋,而且我還要上課,我先走了,那就麻煩你送巧欣過去了。」我又轉過頭對巧欣說∶「等一下見了喔。哈哈哈哈」巧欣忽然追了上來說∶「不,不是這樣的,我根本不喜歡他,我喜歡的是你啊!」我忽然吃了一驚想著∶『那剛剛不是說我是代替品,現在又?難道想腳踏兩條船?』不過回頭想想又不像,難道她真的喜歡我嗎?我就跟阿傑說∶「聽到了沒有,人家不喜歡你,你還不走,留在這里丟人現眼啊?」「巧欣你┅┅」阿傑大叫,又咬牙說∶「好,我走,巧欣我不會放棄的。」我轉過頭看著巧欣,她又哭了起來,我抱著她安慰說∶「不要哭啊!有我在啊!」卻想著∶『到底要不要跟你先底牌ㄋㄟ?』『還是等一下吧,現在這種情形,不好說那種事。』又說∶「那巧欣走吧,我們來去上課了。」巧欣點點頭跟著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