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奶直播秀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都市言情» 淫醫師娘

淫醫師娘
发布时间:2019-06-15 02:20:48   浏览次数:684

(1)



求求你們,不論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美伶面對五個不懷善意的男人苦苦哀求,但是似乎得不到任何善意的回應



「不論怎樣我們一定要提出告訴,不讓你的老公坐牢,我們是不會罷休的!」



美伶的老公石川經營品川醫院已經有十年了,在當地有著不錯的聲譽。一星期前石川出了一件嚴重的醫療失誤,導致一個女病人因而死亡。家屬悲痛不已,決定提出告訴。據律師的研判,此次石川難逃其疚,一定得坐上幾年牢。石川懦弱的個性這時完全顯現出來。自己反而不敢面對家屬,於是派他美麗的妻子與家屬談判。儘管美伶提出了許多優厚的金錢補償,但是家屬一直不肯接受,執意要讓石川坐牢。



這天,美伶支身前往家屬家中,面對五個男人,可是依然無法取得不要告訴的協議。「求求你們,不論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美伶苦苦哀求著,美麗的臉孔即使有著無奈的哀愁依然好看。



「真的什麼條件都可以嗎?」五個男人中有人開口了。那是中村!粗壯的身體,濃眉下的末方臉讓人覺得有些壓迫感的害怕。



中村走到美伶身後,「那麼就用太太的身體來賠罪吧...」



中村從背後雙手抓住美伶的豐滿突出的雙乳,開始用力的揉搓著。



美伶掙扎著企圖撥開中村有力的雙手。「請你住手,我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



中村不理會美伶的掙扎,一面開始解開美伶上衣的第一個扣子,一面在美伶的耳邊說︰「太太,你要想清楚,如果我們提出告訴,你老公一定要坐牢,那你什麼都沒了。如果讓我們玩一玩,一切問題都好解決,而你老公什麼也不會知道、、」



美伶聽了中村的話,知道事實的結果也將如此,便低著頭停止了掙扎。中村將美伶的衣扣一個個的逐漸解開,白色的上衣自肩上滑落,露出美伶豐滿雪白的胸部,而白色蕾絲的胸罩撐托著美麗雪白的深溝,馬上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



中村一面將手伸入乳溝,用手指夾住美伶的乳頭,揉搓著美伶柔軟彈性的乳房,一面向其餘的男人說︰「與其讓醫生去坐牢,還不如我們干他的太太更能消除我們心中的怨恨、、」中村在眾人之間似乎居於領導地位,而且男人們眼中已出現火熱的淫慾,所以沒有人提出反對,而大家都不由的圍向了美伶。



中村一把便將美伶的乳罩扯了下來。翹圓且富有彈性的乳房,脫開束縛好像迫不及待地彈跳出來,不停在空氣中顫動而高挺著。粉紅小巧的乳頭,因中村的一陣撫摸,已經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麗而微紅的乳暈,襯托著乳頭,令人垂涎欲咬上一口。



「啊!真是上帝的傑作、、、」男人們忍不住的讚歎。



美伶雙手遮著怎樣也遮不住的豐乳,但是仍然擋不住男人們侵犯的雙手。美麗的乳房不斷的被揉搓抓捏著,在椅子上不停扭動著身體的美伶,無法掙脫緊緊抓住乳房的手指,頭一次有那麼多支手在身上爭著遊走,卻有一絲異樣的感覺襲上心頭。



「太太,請你自己把剩下的衣服脫下吧!」



美伶哀傷的遲疑了一下,但也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便自椅子站了起來,在男人的面前解開裙扣。白色的裙子自雪白修長的大腿滑落腳下,白色半透明的小蕾絲內褲,包著隱隱若現的黑色神秘地帶。美伶已經近乎全裸的站在男人面前。



「太太真是美麗,連內褲都穿這種高級貨色。那像我們這些下人,隨便穿穿而已、、」不平的心理,更激發男人們征服淩辱美伶的心。



「我來幫太太吧!」男人中有一個已經按耐不住。走過去,一下子將美伶的內褲拉至腳下。



「啊、、」全身失去最後屏障的美伶,身體起了一陣輕顫,用手拚命想去遮掩怎樣也遮不住的春色。



一絲不掛站著的美伶,此時在五個男人的視奸下,雪白的肌膚上似乎沾染了差恥,全身散發出一種妖媚的氣息。



「好美的肉體,太太你穿著衣服太可惜了,像這樣全裸不是很好嗎!」



中村從的背後將美伶環抱著,使得美伶無法動彈,同時開始愛撫美伶的雙乳。



「啊.......」



美伶對於自己全裸的身體,全部被陌生男子盡情飽覽,從心中升起羞恥感。



啊......裸露的胸部,騷穴的恥毛,全部被看見了..........。



雖然她閉上雙眼,但她仍清楚地感受到男人們向她成熟的肉體投以飢渴的目光。



「先給大家看一下太太的神秘地帶好了..」



中村陰險的裂嘴笑一下,將美伶抱至桌上。他從背後抱住美伶,雙手抓住雙腳,讓美伶採取脫衣舞張開大腿的動作,「不要!不要....」



美伶拚命的想夾緊雙腿,可是一旦打開以後,就更無法勝過中村的力量;在大致完全開放的大腿根,美麗的花瓣張開嘴,發出淫邪的光澤,豐盛的陰毛迷人豐丘上,粉紅的陰蒂驕傲的挺立在男人面前。「真美,太太的下面也是這樣的漂亮....」



「啊....我在做什麼事情啊...向這麼多男人面前暴露出女人的神秘...」



美伶產生強烈的羞辱感,美麗的臉頰染成紅色,雪白的牙齒咬緊雙唇。



「不要看....不要.....不要!」美伶還未自羞恥的心情恢復過來,中村的手指已伸向完全綻放的花瓣。「你要做什麼?」



「讓大家看到更深處的地方吧...」中村把手指放在花瓣上,向左右分開成V字型。



「啊..不要...!



美伶想用力夾緊大腿,可是敵不過中村的力量,中村的手指任意的侵略柔軟的淫肉,把充血勃起的陰核剝開,輕輕的在陰核上揉搓。中村的另一支手也自美伶背後攻擊美伶的乳房,手指夾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頭,整個手掌壓在半球型豐滿的乳房上旋轉撫摸著。突然在許多男人面前受到這種刺激,美伶覺得大腦麻痺,同時全身火熱,有如在夢中,雖然羞辱,但也感覺出全身都產生淡淡的甜美感,而自下體更傳來陣陣湧出的快感及肉慾。



「我是怎麼了...?」 美伶覺得快被擊倒了。中村的蹂躪使得美伶的身體開始上下的扭動起來,另一邊雪白的乳房隨著動作上下的波動著。美麗的花瓣開始流出濕潤的蜜汁。



「太太的身體竟是這麼棒,一點刺激就有這麼好的反應,我們一定會好好疼惜的...」



在旁邊觀看的男人已經開始按耐不住,有的開始撫摸美伶的肉體,有的已經開始脫下衣服。



「現在就開始我們的春宮秀吧,由我先來,等一下看誰的姿勢和方法最好...」



中村將美伶放倒在桌上,將美伶的屁股拉到桌邊,雙手抓住雙腳,讓美伶的直直的向上撐開一百八十度。因刺激而紅潤的陰戶完全的暴露在中村面前。



「就讓太太嘗一嘗你先生不曾給你的滋味吧....」



中村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頂在花瓣上。「啊!不要!」



美伶想逃避,可是中村用力向前挺進,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肉門進入裡面。



「哦!」疼痛使美伶哼一聲咬緊了牙關,簡直像巨大木塞強迫打入雙腿之間。



「太大了嗎?不過馬上會習慣的。」鋼鐵般的肉棒,在縮緊的肉洞裡來回衝刺。



大腿之間充滿壓迫感,那種感覺直逼喉頭。



美伶開始不規則的呼吸著,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宮上,強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湧來。美伶吃驚的發現,從子宮裡湧出的快感竟使自己產生莫名的性慾。自己也不敢相信會有這樣強烈的快感,美伶本能的感到恐懼。但是中村的肉柱不斷的抽插著,已使美伶腦海逐漸經麻痺,一片空白的思維裡,只能本能的接納男人的肉棒。



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美伶下體的快感也跟著迅速膨脹。



「唔...唔..」每當深深插入時,美伶就發出淫蕩的哼聲,皺起美麗的眉頭。每一次的插入都使美伶前後左右扭動雪白的屁股。而豐滿雪白的雙乳也隨著抽插的動作不停的上下波動著。美伶淫蕩的反應更激發中村虐待的心理。中村爬上桌上,將美伶的雙腳高舉過頭,做更深入的插入。肉棒再次開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宮壁上使美伶覺得幾乎要達到內臟,但也帶著莫大的充實感,美伶的眼睛裡不斷有淫慾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觸電的感覺。中村更不停地揉搓著美伶早已變硬的乳頭和富有彈性的豐乳。



美伶幾乎要失去知覺,張開嘴,下頜微微顫抖,不停的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美伶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那是高潮來時的症兆,粉紅的臉孔朝後仰起,沾滿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動著。這時中村也達到了高潮,大量的精液不斷射入美伶的體內。中村拔出沾滿蜜汁的肉棒時,美伶軟綿綿的倒在桌上。但身體似乎尚有著強烈的餘韻,全身仍然微微顫抖著。



「太太似乎很享受,但是我們還沒被服務呢....」



在旁觀賞春宮秀,而色慾已被激引致最高點男人,早已按耐不住,毫無憐惜的將尚未自激烈性交後恢復的美伶自桌上拉至地板,美伶讓四肢著地採取像狗一樣的姿勢。



剛交媾完的大陰唇已經充血通紅,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強烈對比。圍繞紅腫陰唇的黑毛,沾滿了流出的蜜汁和男人的精液,因姿勢的改變白濁的精液逐漸湧出,流過會陰滴在地上。美伶尚在微微的喘氣著,一支粗黑帶點異味的肉柱已經舉在眼前。「太太的嘴尚未被憐惜過呢,請用嘴巴讓我的寶貝也興奮吧!」「我從沒做過這個...」「太太實在太可憐了,你那先生大概什麼技巧都不會,今天我們來讓太太享受各種技巧吧...」



「那麼就放進嘴裡吧!要用舌頭舔,輕輕的吸...」粗黑的肉柱頂向緊閉如花瓣的嘴唇,美伶不得不張開嘴巴,將肉柱含了下去。「唔唔..」堅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嚨深處,立刻引起嘔吐感,美伶的橫隔膜激烈震動。「你的手要動,用舌尖舔龜頭!」美伶的手指在青筋暴露的肉棒上開始活動,從龜頭的開口流出表示性感的透明液體,美伶伸出舌尖舔著。「唔.....」男人忍不住發出哼聲,血液在勃起的海棉體猛烈沸騰。



「性感的搖動你那漂亮的乳房給我看。」「啊......」



美伶口裡含著肉棒,就這樣使身體上下擺動。黑髮飛舞,美麗的乳房淫蕩的搖動。



「嘿嘿嘿這種樣子很好看。」美伶這時腦海已經混亂空白,原有的羞恥心已經不見,突來的這些激烈的變化,使的美伶只好以原始的肉慾去追求男人給予的刺激。



「我來給太太雙重的服務..」另一個矮胖的男人走到美伶身後,用手撫摸充滿蜜汁的陰戶。才剛高潮過的陰部變得十分敏感,男人用手指揉搓著陰核,並自身後用力的抓捏著下垂豐滿的乳房,肥胖的身體更靠在美伶的背上及豐滿彈性的臀部,不斷抖動的舌頭更自美伶背部一直舔過臀部至敏感的陰部,在美伶陰核上不斷的吸舔著。



嘴裡塞滿肉柱,而下體又遭受如此敏感的刺激,美伶身體開始不停的扭動起來,嘴裡也不斷的發出甜蜜淫蕩的呻吟聲。



「嘿嘿嘿,太太又想要了!把屁股擡高一點。」男人雙手上用力,使得成熟的屁股高高挺起。「太太,請你說--請插進來吧...」



「插吧...請插進來吧.....」美伶說完,強烈的羞恥感使她不由得扭動身體。



「沒有聽清楚,再說一次,但這一次要一面說,一面擺動屁股。」



「請...請插入吧....」聲音顫抖,說完咬住下唇,慢慢扭動屁股。



「嘿嘿嘿...」男人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頂在花瓣上。美伶想逃避,可是前面被從嘴裡插入肉柱,正不斷的被搓插蹂躪著。「啊...」男人的肉柱向前挺進,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肉門進入裡面。剛性交後充滿蜜汁的陰道,變得十分滑潤敏感,肉柱一下子就抵到最深處。「啊...」突然的刺激使美伶的身體不由的緊縮;男人不理會美伶的樣子,馬上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動。火熱的肉洞裡被激烈的刺激著,又開始美妙的蠕動,肉洞裡的嫩肉開始纏繞肉棒。「我是怎麼了...?」居然在這種被近乎強暴的性交也會有反應。男人從身後抓住豐滿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彈性的肉裡有點淩虐的搓捏著,而插入後不停改變著肉棒的角度而旋轉著。激痛伴著情慾不斷的自子宮傳了上來,美伶全身幾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湧出震撼的快感,而淫水也不停的溢出。這時前面插入嘴裡的肉柱在不停瘋狂的抽插後,已達高潮,肉棒在美伶的嘴裡連連跳動,射出黏黏的精液。「喝下去,不準吐出來!」聽到嚴厲的聲音,美伶像夢遊病患一樣,把有腥味的白色液體吞了下去。「放在嘴裡好好舔吧!」美伶的臉頰更紅潤,把紅唇送上去,在尚冒出男人精液的肉棒上舔著。



而後面的男人還在不顧一切的繼續抽插著。受到猛烈的衝擊,美伶連續幾次達到絕頂高潮,最後快陷入半昏迷狀態時,男人的精液又放射至她的體內。男人的身體離開她,她便倒在地上不斷的喘氣著。



「還沒結束呢...,太太請你站起來!」美伶勉強站起來,雙腿間男人留下的精液沿著雪白的大腿滴下去。



另一個男人把美伶拉到沙發旁,用力擡起她的左腿。



「啊...」美伶站立不穩,雙手在背後抓緊沙發背。



「來了...」男人把美伶修長的雙腿分開,在已經受到殘忍淩辱的陰戶,又來一次猛烈衝擊。「啊...」男人用力抽插著,美伶這時下體有著非常敏感的反應。



「唔...啊.....」美伶冒出甜美的哼聲,雙乳隨著男人的動作擺動。



中村和其他男人帶著淫笑在一旁觀看,好像是強姦秀。



「嘿嘿嘿!」男人用全力衝刺。美伶仰起頭只能用腳尖站立。



這時候,男人雙手抓住美伶的雙臀,就這樣把美伶的身體擡起來。美伶感到自己像飄在空中,只好抱緊了男人的脖子,並且用雙腳夾住男人的腰。



男人挺起肚子,在地板上漫步。走兩、三步就停下來,上下跳動似的做抽插運動,然後又開始漫步。這時候,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幾乎要進入子宮口裡。無比強烈的壓迫感,使美伶半張開嘴,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因為高潮的波浪連續不斷,呼吸感到很困難。雪白豐滿的雙乳隨著抽插的動作,不斷的起伏顫動著。抱著美伶大概走五分鐘後,男人把美伶放在地上仰臥,開始做最後衝刺。抓住美伶的雙腳,拉開一百八十度,肉棒連續抽插。從美伶的陰戶擠出兩個男人的精液,流到地上。癡呆的美伶,好像還有力量回應男人的攻擊,挺高胸部,扭動雪白的屁股。



「哦...這位太太,還在夾緊呢!」男人陶醉的閉上眼睛,連續發動猛烈攻勢。



「唔...啊...我完了.....」美伶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配合男人



肉棒的抽插,旋轉妖美的屁股。



「啊...哦.....」肉穴裡的黏膜,包圍著肉棒,用力向裡吸引。



男人發出大吼聲,開始猛烈噴射。美伶的子宮口感受到有精液噴射時,立刻達到高潮的頂點。呼吸的力量都沒了,有如臨終前的恍惚。



男人拔出萎縮的凶器,美伶的眉頭連動也無力動一下,雪白的肉體癱瘓在地上。



但是男人並未如此就滿足了。整個下午男人不停的輪流攻擊著美伶,每個人至少姦淫了美伶兩次以上。長達3-4小時馬拉松式的性交,美伶早已一片空白,任男人用各種不同的姿勢和方法滿足獸慾。當姦淫結束時,美伶癱在地上許久動也不動,全身佈滿了汗水和男人精液。下體的陰戶早已紅腫疼痛,不斷的流出過多而容納不了的精液。雖然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著,其他全身地方痛而無法行動,但美伶感覺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不斷的融化著全身......。

三天後美伶接到中村的電話,要美伶身上穿著性感的衣服,而且不可以穿上所有的內衣,包括乳罩和三角褲到一家指定的餐廳。



美伶穿著一件紅色緊身洋裝。豐滿隆起的胸前,呈現著美麗雪白的深溝。尖部突出兩個圓圓的乳頭,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沒有帶乳罩。修長的美腿幾乎要露到大腿根,走路時就能看到妖艷的光景。忍受著路人不斷注視的眼光,美伶趕到了餐廳,中村早就到了。



中村坐在角落背對著門口喝著飲料。



美伶走過去發現,這個位置真是這家餐廳最隱密的座位了。中村所坐的座位是一大片,且背對著所有人。如果要想看清這裡的人在作甚麼,還得要繞過來才行。而服務生只有你叫他們才會過來。如此一來這個座位便與餐廳的其他人隔絕了。



中村要美伶坐在對面,很快點了杯熱咖啡,匆匆打發了服務生。



中村︰「把你的腿打開,我要檢查你有沒有穿內褲?」



美伶驚訝得瞪大眼睛看中村。「求求你,這是公共場所、、」



「你不肯的話,我就讓你的照片在大家的面前散發。」



--他真是一個卑鄙的男人.....。美伶對自己的困境感到悲哀。猶豫一下後,美伶慢慢分開大腿。裙子因而撩起,露出大腿根,沒有穿內褲的陰部,可以看到濃密的黑森林。美伶受不了強烈的羞恥感,把分開三十度的腿又急忙夾緊。



「嘿!快一點!」受到中村的催促,美伶紅著臉又慢慢分開雙腿。在分開四十度的雙腿之間,可以清楚的看到黑色的陰毛及豐盈的恥丘。美伶就這樣低下頭,將雙腿分開成九十度。雪白的大腿輕輕的顫抖,在大腿根露出淫穢的肉縫,美伶的身體也在顫抖。



「你在這裡手淫吧。」中村說!



美伶以為自己聽錯了,露出疑惑的表情擡頭看著中村。



「我不要!」「你這樣子還敢拒絕,如果不聽我的話我就真的把肉棒在這裡給你插進去。」美伶只好豁出去了,右手慢慢向大腿根伸去,低下美麗的腿,手指在陰唇上輕輕的撫摸著。美伶看到中村的眼睛露出慾火,產生奇妙的興奮。--奇怪,我怎麼會這樣......?



美伶的手指自然的熱情起來,陰核從包皮中露出頭,彎曲的姆指輕輕搖動,立刻從背後產生甜美的快感。



「我是變態......。」美伶用中指插入火熱的肉洞裡,真不敢相信裡面是濕淋淋的。連續在肉壁上摩擦,屁股忍不住扭動。



聽到中村的呼吸開始急促,--好吧,想看就看吧,讓你看到滿意為止.....。美伶把修長的手指做成V字形,把陰唇分開。中村的視線集中在陰唇上。



來看吧,看清楚我達到高潮的模樣.....。美伶更激烈的活動在肉洞裡的手指,分開的大腿左右搖擺,鼠蹊部發生痙攣。 --啊....真2服....快要洩出來了......。美伶的頭猛烈向後仰,紅唇也隨顫抖,性高潮的波浪打在她的身上。



「把它塞在裡面!」中村遞給美伶一顆飲料中的冰塊。



滿臉潮紅的美伶,猶豫了一下,就將冰塊塞進了陰道。冰冷的冰塊進入濕熱的肉洞時,美伶輕叫了一聲,全身抖動了幾下。冰塊的冰冷並沒有使高潮中的美伶冷卻下來,反而將美伶的高潮一直維持在頂點。溶解的冰水自陰部沿著大腿跟流了下來,彷若男人的精液自內部流出。這種感覺讓美伶想起那天陰道充滿幾個男人精液的情景而更加難以把持。中村發現了美伶已經近乎忘我的情況,起身換了座位,坐到美伶的身邊。一手不安份的探往美伶的雙乳,另一手自衣服口袋摸出一件東西。美伶看到那東西馬上自高潮中,清醒而驚慌了起來。那是她曾在情趣商店看過小型的電動人工陰莖。知道中村的企圖,美伶哀求著「求求你不要、、」



中村不理會美伶的請求,撥開美伶的大腿,將啟動而不停蠕動著的電動陰莖塞入美伶的肉洞。強烈的刺激不斷的自下體襲來,美伶漲紅著臉,已快無法忍住不在餐廳中叫出聲音。



「啊...」美伶的大腿不斷的在顫抖。美伶已經無法思考和判斷,從肉體裡湧出火熱的情慾,眼前變成一片朦朧。



「你如果想要結束,你就求我干你。」



中村毫不留情的趕盡殺絕。



「請你干我吧.....」



美伶說完以後,強烈的羞恥感使她不由得扭動身體。



「沒有聽清楚,再說一次。」



「這...求求你,饒了我吧...」



美伶心裡想,現在是沒有辦法拒絕了...。



「請你好好幹我吧.....」



美伶咬住下唇聲音顫抖說完。



中村結完帳,帶著體內仍動著電動器的美伶,進入附近的賓館。



進入賓館房間,紅色的洋裝一下子被剝了下來。赤裸而全身散發淫慾的美伶,仰臥床上雙手已不住的揉搓著自己的雙乳,口中不斷的發出淫聲。此時美伶從身體的深處彷彿有熔岩在流似地噴出了熱熱的花蜜。



『我要!』美伶毫不猶豫地叫了出來。



連自己也有點吃驚雖說此人是一再淫辱自己的流氓但沒想到自己會做這樣的事。不過淫慾已經征服了一切,美伶放棄了原有的矜持熱切地想要這個男人。



『喔...』發出叫聲的同時美伶也發狂似地擺著頭去吸吮中村的龜頭。



中村推開美伶,打了一通電話後,便又過來用力抱住美伶的屁股,一手抓住在美伶陰道的人工陰莖用力的向裡面推進。美伶受不了強烈的刺激,叫了一聲,整個人便趴倒在床上。豐滿的乳房壓在床上,白晰圓渾充滿彈性的臀部高高的翹起。中村的手指探進臀部深深的裂縫中,指尖上下來回探索著肛門的騷穴。「啊....」從來不曾讓任何男人包括自己的丈夫侵犯的領地,如今被中村用手指挖弄著。「好髒,請不要、、、」美伶羞愧的掙扎著。但中村不理會美伶的哀求,用手撥開美伶豐厚的股肉,粉紅如小菊花的肛門不斷的開合蠕動著。中村將臉塞到美伶豐厚的屁股用舌頭舔了起來。



舔到肛門的感覺,剛開始時使美伶產生強烈淫穢感,但是中村手指一面不停挖弄濕淋淋的肉洞,舌頭同時在花蕾上攻擊。



美伶已經分不清現在是什麼情況了。除了淫穢感之外不知何時加上騷癢感,然後又變成強烈的刺激和快感。美伶被捲入異常興奮的漩渦。